资讯中心

元宵随感

        烟台过了个暖冬,却迎来了个冷春,我想象中的 “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含杨柳风的北国风光与我擦肩而过.
  
  买好了下午六点去北京的机票,中午和烟台的同事们过了元宵,聊到下午四点多才去坐飞机.七点二十分机场告知去北京航班取消,原来是天气原因.办理好手续走了机场大门,果见狂风卷着鹅毛大雪在天空恣意飞舞、蔚为壮观.

  小张和我差点被狂风刮倒,罗经理体壮,居然能四平八稳的嘻笑前行.小张说: “2007年的第一场雪.”这场雪竟然也被我撞上了,高兴得无以言表,只能借用小品演员范伟的话说: “谢谢哦,缘份呀!”

  我们的飞度车一改往日威风,如蜗牛般在能见度很低的风雪中前行.大风雪给我带来了无限心灵的刺激.同时,也担心我们的车用不着加油就被大风推着失控飞舞,幸好我们的车安全到达.

  今天是元宵节,礼花在风雪的衬托下更是耀眼夺目.大风如雷声般在门外轰隆,我的睡眠质量本来就差,风声实在太尖锐,恍惚中如同数名妇女同时在痛苦尖叫.又醒了,抬腕看表,凌晨一点四十分,干脆看书.吴晓波的《激荡三十年》既有趣味性,又有历史性.凌晨四点,我又想起应该在今晚写点什么.这时,外界的噪音反倒让我相当的平静,在这个风雪交加的深夜,想着千浪的昨天和明天.我没有以往对流逝时间的惆怅和对现在的迷惘,我真真切切有了对未来的无限憧憬.

  未来应该是会更好的,你看这照片上的人,春风满面、信心百倍.这是我们刚开油漆厂时的全厂员工.照相地点也就是在我们的厂门口,小而简陋的卷闸门里藏着我们的生产原材料及成品油漆,还有三台从海南买回来的二手设备.那是千浪厂长胡锋冒着台风的袭击以及被椰子差点砸破头的风险从海南千辛万苦购回的.从他们的笑容上看,那时的节节高还未被政府查封过.因为他们笑容还相当的镇静,没有隐藏一丝一毫的恐慌.

  照片右侧的叫戴安兰,我们叫她大姐,内蒙人,下岗工人.来我们节节高是她在深圳的第一份工作,性格执拗,工作负责.可能在国营单位呆久了,受不了私有企业的管理,老感觉有捆绑住的不自在,或许她心里有着国家工作人员对我们当初小作坊的不屑.反正,她给我的感觉就有剥削与被剥削的味道.有时,在矛盾被引爆时,她不仅要据理力争,还把我和厂长当场数落得下不了台.事后她说: “我在我们单位就是个不服输的人,我们当时的厂长见了我都要让几分.”我和厂长面面相觑,哭笑难辨.

  这个挺着肚子站立的姑娘叫谢姣,她温柔得让人不由自主引发几分怜爱,就连站立在她旁边的大姐也唯独不对她发落,这让一直好强的我不免有几分羡慕.谢姣一直信奉她家乡湖南老人家的审美观——珠圆玉润,白里透红,半点也没理会深圳人对女性美的评价,挺着圈了个轮胎的肚皮向深圳人展示 “胖一点怕什么?我也不挺自信嘛!”.当然,成了厂长夫人的谢姣现在也谈胖色变了.

  谢姣旁边的周虎是我们公司聘请的第一位调色员.来我公司既是师傅也是学徒,因为当时我们厂太小,也无牌无证,根本招不到技术娴熟的师傅.十八九岁的周虎临危受命,大有 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之气势.周虎:今天的千浪谢谢你!谢谢你的勤奋,谢谢你在千浪发展初期所付出的艰辛以及在动荡时期所经受的磨难!

  周虎旁的王雨是负责磨色浆的四川小伙,后来又帮公司开了一段时间的面包车,还出了一次小小的车祸,所幸有惊无险.

  这穿格子衣服的小伙叫候雄,当时我听别人介绍想请他来公司调色.给他电话时,他说他正在回四川老家的火车上,后来就把周虎介绍过来.2001年过完年以后,他就带着王雨来我公司上班了,当时月薪三千,是我公司第一位调色主管兼工程师.

  衣服沾满油漆、一脸幸福笑容的便是我们现在资材部的孙经理.现在响当当的经理当初居然把磨色浆、做油漆的工作完成得欢天喜地,并乐此不疲的计算着每天的产量.当时,平均每天接单50卡左右,如果某天接到100卡的订单,不用说看孙经理的脸便清楚,不仅怒放着满足的笑脸,还浓墨重彩的在脸上涂满了各种色粉的颜色,精彩纷呈.因为订单一多孙经理磨色浆的颜色品种也多,订单催得急,孙经理也忙得团团转,就全然忘记了按章操作,五颜六色的色粉在车间满地飘舞.每次就餐时,孙经理往往成了我们工作之余的笑谈,他也不辩论,只是抿嘴微笑.

  孙经理后面的男孩叫聂红雨,一个女性化的名字,湖南人,年轻而又聪明.从车间工人到开车送货,从开车送货到收数部,一路干得顺风顺水.在千浪结婚生子后离厂当起了小老板,现在还好吧?真心祝愿你俩事业成功!

  最后一位刘姐是我从福永人才市场招来的.主要负责全厂的伙食,她勤劳、肯干、能说会道. 后来,检查出身体携带大三阳病毒而返乡治疗,从此再没见过面.听说在外面烤羊肉串,摆夜宵摊,现在不知身在何方,但愿一切都好!

  这八位中,除谢姣和孙经理继续留在千浪发展外,其余六位已相继离开公司.真没想到,多年以后的我会在离深圳如此遥远的山东烟台伴寒风于深夜把你们一一思念!

  天亮了,我也该收笔了.



                                             
千浪胡芳于200735日凌晨
没有了